人民网日本版--主页

  上海电器集团8月15日传出消息,该集团在去年成功收购了日本著名印刷机制造商秋山印刷机器公司的基础上,最近全面接管企业,目前已全面投入生产。

  “被中国企业接管”这样一个日本企业不愿意看到的事实,正在日本大地上陆续发生。今年10月,为了让中国企业更多了解日本倒闭企业和收购方式,一些协助外资收购的日本律师公司和投资顾问公司“牵线搭桥”,准备在上海召开“日本企业收购讲座”。

  面对市场萎缩的压力,日本制造企业将生产线迁移到中国已经屡见不鲜。另有一些的破产企业则“开锣叫卖”,将资产出售给有实力的中国企业。日本企业殊途同归走上了借助中国市场以安度艰难“世道”的旅程。

  日本信贷研究机构帝国数据库8月14日公布的统计数据表明,今年7月份日本企业破产案上升,共达到1814起。其中,日本经济不景气导致的破产案有1376起。

  有关专家指出,在日本经济萎靡不振之下,许多拥有技术却必须面对破产的日本制造企业正在面临被收购的命运。而目前,最有可能收购这些企业的是正需要吸收丰富的技术经验以应付庞大市场需求与竞争的中国企业。

  记者从上海电器集团有关负责人处了解到,集团专门派出旗下同类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就任在东京注册新公司的主管。据悉,2001年3月宣告破产的秋山公司去年12月决定以20亿日元出售给中国企业,该公司在交易中不仅取得了该公司在日本的营业权,同时也吸收了其属下的50名熟练技术人员,接收了该公司的印刷机发明技术。

  中国广东美的集团去年10月也收购了三洋电机旗下工厂的微波炉主要零件公司,并且还将有关厂房连人带机器转到中国的生产基地。

  谁也不愿意自己的企业“改作他姓”,在离破产绝境尚有距离时先把部分产业“逃亡”到朝气蓬勃的中国市场,也是日本企业依存中国市场的表现。诸多日本企业不约而同缩减集中在东南亚的投资,纷纷将厂房或生产线移至中国更是不胜枚举。

  在新加坡制造个人电脑扫描机的日本精工爱普生企业,将于2002年9月关闭本地的一条生产线人,同时将部分作业及另一个工厂移至中国。除了精工爱普生外,日本万能达公司也计划在2003年3月将设在马来西亚一条照相机组装线迁移到中国上海。在马来西亚生产个人电脑的日本电气(NEC)公司也在筹划将一条生产线转到中国。另一个在新加坡设厂、制造小型滚珠轴承零件的日本美蓓亚公司,已经于今年2月把一个制造测量器的新加坡基地迁至中国。

  日本松下公司也在加紧其对华大搬迁,今年7月和5月,该公司分别在无锡和苏州大手笔独资兴建了以镍氢电池为主的电池厂及半导体企业。

  这些日本公司普遍反映,日本商业环境艰难,中国劳动力成本相对低廉以及技能高是决定将生产重心移到中国的最主要原因。另外,许多顾客都已移至中国或者许多竞争对手已经在中国兴建厂房也是它们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

  日本企业患上“中国依存症”的现象甚至已经引起日本政府的不安。据悉,日本经济产业省正在制定防止企业技术外流的手册,以指导日本企业不要把制造技术轻易地向中国等海外企业外流。《日本经济新闻》8月11日发表社论说,鉴于中国的成本优势,日本企业生产向中国转移势不可止,在新品研究开发方面的转移也蔚然成风。但前端的研发应放在日本,商品化的应用开发可放在中国。

  而中国外经贸部研究院对外国际经济贸易研究所亚非研究部李光辉副主任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现出对日本企业是否诚意将制造技术转移到中国的担忧。他表示,日本破产企业中大部分是中小企业,而中小企业主要承担的仅是日本的零部件生产,并且把生产中心移到中国不能等同于将研发中心也搬到中国。

  然而,记者同时注意到,越来越多的日本企业已经将部分开发业务移至中国进行。加贺电子2001年成立了承担部分设计业务的加贺电子技术开发(深圳)有限公司,从事彩色电视机图像处理线路板的设计等业务。不仅仅在开发领域,就连尖端加工技术方面本地化势头也越来越迅猛。精密金属模具制造商不二精机于去年底在苏州成立了负责金属模具设计的苏州不二设计技术有限公司。

  有关专家认为,在日本经济长期低迷之下,日本企业向中国市场的资产迁徙正身陷进退两难的矛盾境地。对日本企业而言,有着庞大需求的中国市场无疑透着“生的曙光”,而是否带着“头脑”全力进驻却是一个不易驾驭的难题。(黄蓉)

邮箱
QQ
微信
js_2004@126.com
固话 021-63803929
手机 18621855979 13671689476
公司地址 上海市普陀区绥德路2弄10号乙4楼

回顶部